酆涅子

主子 @恪尘-

嘿!苹果!嘿!苹果!你会讲相声吗!

很短,标题梗来自烦人的橘子。


cp双花江周叶黄,不吃的小伙伴注意避雷,善用tag屏蔽



START


和平路上,有三个常年流窜的不法小商贩。

他们分别是卖水果叶、卖菜冯和卖鱼强。

这里的城管跟他们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城管大队的队长大孙特别喜欢老叶家的桃子,所以每天都来挑俩,中午吃一个晚上吃一个,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老是能挑到好吃的,还一定是晚上吃的那个。


“你家桃子是不是放久一点才好吃?”大孙问。

“没差多少,那是你会挑。”老叶说。


张佳乐心想是啊,真特么会挑。


“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孙又来了张佳乐你快跑!”

“快!藏田森后面!混到苹果堆也行!”

“卧槽这也能找着?幸运S啊!”

“心疼,第五十次被带走。”


第二天早上,又一次回到水果摊的张佳乐发誓,要是今天也被那个大孙带走,他肯定要在晚上变回人形吓死他。


“祝你好运。”

“你别欺负人家手不好啊。”


张佳乐说我才不欺负弱小呢!我就稍微吓唬他一下让他别再……

话还没说完,就被带走了。


大家满怀期待地等着听张佳乐第二天回来讲故事,但是没想到,这个桃子精竟然再也没有出现。

“他哪去了?!”橘少天问。

“谁知道。”老叶笑,然后摸出来个破本,划掉张佳乐的名字。



长久以来,成精的都是柳树槐树王不留行那种的,没有土豆萝卜地瓜……

原因很简单,上午发愿修炼,下午就给炖了。

成精界为了避免这个惨剧,组织起一个“保护想成精的食物协会”,老冯当挂名荣誉主席,老叶当会长。

嗯,整个协会就俩人。

所以老叶很辛苦,还要注意着别乱点了鸳鸯谱。

“顾客,这个苹果不行,一看就不好吃。”

老叶拦下顾客A伸向喻文州的手。

“怎么了?长得多好看。”顾客A端详着喻文州。

“哎,这你就不懂了,这苹果心是坏的。”老叶说着,又捞起张新杰和肖时钦,“你看,还有这俩,都是坏的。”

顾客A心说你可别驴我,这仨苹果都水灵灵的,尤其是那个,还对称。

“卖这么多年水果了,你就听我的吧!”老叶利索地把一袋苹果放上了秤,“哎,凑个整,送你个橘子吧。”

老叶捞起黄少天扔了进去。


“我去你大爷的!你又白送我!你居心何在!本少很值钱的好吗!你等我明天早上回来收拾你你吃我三段斩逆风刺迎风一……”

黄少天的咆哮声逐渐远去。


“你们猜他能回来不?我听那顾客不像本地人。”老叶说。

“有点像我们那边的。”荔枝方说。

“世界那么大,让他去看看。”老叶点头。

一周后,黄少天回来了。

回来了七个。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吃我剑影步!!!七个我!!!!你怕不怕怕不怕!!!!我就问你怕不怕!!!!”

“我跟你讲那个人简直了太没有素质了,吃完橘子籽往窗外吐!!!”

“对啊还一瓣一瓣吃,我真是服了!第一个我跟最后一个我差了一百多公里!!!”

“你知道我找齐自己有多困难吗?!”

“好不容易回来了哈哈哈哈接受我的声波攻击吧哈哈哈哈哈哈!!!”


叶修呵呵一笑,搬出一台榨汁机。


“七个太累。”

“……”


黄少天们哭着互相告别。


“你说要是把田森的籽散播一下,会有什么结果呀?”隔壁菜摊看热闹的小油菜沐对小白菜楚说。

西瓜森背后一凉。


“不会有一百个的……”叶修说。

“这只是黄少天的特技?”西红柿庶问。

“没,卢瀚文和刘小别都能。”叶修说,“不知道为什么,因人而异的。”

就比如山竹莫凡能分出两个,但是同为山竹的周泽楷把自己拆成了五份也没成功。


“不哭,果各有命。”叶修把全裸的周泽楷扔进榨汁机。


当晚,重新组合的他就被一个水属性青年买走了。


“挺好的,小周五行缺水,正好补补。”叶修望着远去的青年。

“哪种补呀?”小萝卜戴妍琦问。

“想什么呢你?”叶修抄起卢瀚文扔过去——


砸到了中间的西红柿筐里。


“White mouse!How are you!”卢瀚文说。

“I'm fine....”白庶说。

“Why are you in 中间!”

“……因为他们不知道该把我算成蔬菜还是水果。”

“黄少说都因为你是狐狸精!”

“what…?”

对门的音像店放起了《狐狸精》。


她以为她自己很美,男人看了都会为她心碎

有吗

我是越看越不顺眼,你到底要站在谁那一边

中间


丢累楼谋……


白庶翻了个白眼,黄少天回竖中指。

别问橘子怎么竖中指,用心去感受。


————————————————————————————


 给盒纸的点文。

我真是越来越短了。


PS.我没爬墙!我就是过来串门【。

评论(39)
热度(232)

© 酆涅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