酆涅子

主子 @恪尘-

【王喻】驱鬼师杰西卡和他的田园猫

·王不留行王杰希×田园猫喻文州


 

普普通通的周六早上,王杰希和往常一样准时起床。

可能是入秋的原因,早上有点凉。王杰希打开衣柜,翻出一套长袖的居家服穿上,把换下来的短睡衣扔进脏衣篓,然后去洗漱。     

镜子里映出一堆大眼——脸上的和衣服上的,还会眨。

 

家里的睡衣、居家服,不论长短款,全是这个图案。

其实一开始他是拒绝的,但架不住微草的孩子们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谢谢,我很喜欢。”王杰希犹豫了几秒,还是接过了大家“精心”为他准备的生日礼物。

 

粘好双眼皮贴以后,王杰希拎起喷壶,叫孩子们起床。

    

没错,是喷壶。

因为微草是一个神奇的战队。

 

王杰希走到院子里,给花盆里的中草药们浇水。

飞刀剑、独活、竹沥、叶下红、大戟、防风……大家一个接一个变回人形。

    

“小高已经准备好早饭了,快去洗漱。”王杰希拍拍想要趴在躺椅上回笼的刘小别。

“哦……”刘小别迷迷糊糊地摘下挂在花盆上的耳机,戴上接着睡。

“队长——我晚上要回屋睡,外面开始冷了。”柳飞抱起花盆就往屋里走。

 

 一到休息日就是这样。王杰希摇摇头,到后院找猫去了。

王杰希养了一只田园猫,平常都会跳到他床上叫他起床,今天却不知去哪了,猫窝里找不到,家里搜了一圈也没有。难道是昨天晚上新换的猫粮不合口味,让它不开心了?

后院仔细找了一遍,萝卜筐都掀开了,还是没有。

 

“许斌,你看到小鱼了吗?”王杰希转回屋里,见人就问。

“没啊,不在你屋里?”许斌嚼着面包路过。

“说不定是在躲猫猫。”梁方一边说着一边用吸尘器吸头挑开窗帘。

    “队长,猫饭放在桌上了。”忙了一早上的高英杰终于做完了最后的工作,高兴地吃三明治去了。

    “辛苦了。”王杰希端起猫饭往屋里走去。

说不定小鱼钻进猫窝旁边的脏衣篓里了。

一般来说这不应该,当初他为了训练小鱼在固定的地方睡觉可是花了很大力气的,当时小鱼委屈得不行,他差一点点就要心软了。

 

“小鱼?”王杰希一点点推开门。

不要在意一只猫为什么叫小鱼,因为它爱吃鱼。

王杰希一眼看见了在脏衣篓里摇晃的黑尾巴,估计是躲得太久,终于闷了,不然早上扔衣服的时候就会发现。

“小鱼,吃饭了。”王杰希说着就要去捞小鱼出来。

 

手伸进了衣篓。

等等,小鱼的手感有这么好吗?

王杰希慢慢地把摸起来不太对劲的小鱼抱了出来。

 

……不是小鱼,是小喻。

一只长着猫耳朵、猫尾巴的小喻文州。

“唔……”被抱在半空的喻文州揉揉眼睛。

 

王杰希当机立断,拿起那件沾了自己灵气的睡衣把什么也没穿的喻文州包了起来放到床上。

据他多年经验判断,喻文州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附身了。

作为一棵修行了千年的王不留行,这点直觉还是有的。

“王队你知道发生什么了吗?我晚上被冻醒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在这了,还以为是梦。”

不愧是冷静的蓝雨队长,变成猫了还这么冷静。

“你被猫鬼附身了。”王杰希仔细地看着喻文州头上的黑耳朵。“我家小鱼的耳朵不是纯黑的。”

“你家猫叫小鱼?”喻文州问。

“你不该问问自己为什么被附身了吗?”王杰希瞪了他一眼。

 

喻文州被他这一瞪吓得哆嗦了一下。

果然如叶修所说,把王杰希的脸放大了看挺吓人的。喻文州现在变小了,自然是看什么都大……

“王队你别瞪我……”喻文州低着头,耳朵都耷拉下来了。

“我在和你讲很严肃的事情,你最近有没有碰到一直跟着你的猫?”

喻文州思考的时候,王杰希满屋子找针线和剪子给他做衣服。

王杰希猜这猫鬼多半是冲着自己来的,他平时警惕性高,不容易上当,所以它就辗转找上了喻文州,准备着先掏空喻文州,再附到自己身上。

不过这鬼家伙怎么知道我喜欢喻文州?

王杰希一脸凝重地给喻文州量着尺寸。

 

“我想起来了,昨天晚上有一只好大的猫跟着我,我看它挺可怜的,爪子还在流血,就到宠物店给它买了盒罐头。”

“然后你坐在路边,想等它吃完再走,结果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醒了就变成了一只猫睡在我家猫窝里。”

“嗯,后来有点冷,我就钻到衣篓里去了。”

 

王杰希叹了口气,把那件短袖睡衣剪成两半。

一半拿来做衣服,一半先给他裹着。

猫鬼是个害人的东西,被它附身的人会收到诅咒,继而全身疼痛、吐血,直到血尽身亡为止,喻文州这样缩小了的他还是第一次见,不过症状应该也差不了多少。

总之,先给他做好衣服,用衣服上的灵气挡一挡诅咒,然后再想办法。也幸亏现在是周末,喻文州平时又是一个人住,应该没人发现他消失了。

“猫鬼的事一会儿再说,你现在是失踪人口,要不要先和家里报下平安?”王杰希问。

“嗯……手机借我用用。”

 

然后王杰希就看着小小的喻文州趴在大手机前对着话筒喊话。时间地点人物、起因经过结果,每条都编得有模有样。

即使身体变小了,头脑还是一样清晰。

不对,那是柯南。

 

“妈,是我,我手机被人偷了。嗯,下午就去补手机卡……”

喻文州的妈妈比较能说,这个不放心,那个也不放心,一听说手机被偷了,连带着把近况全部问了一遍,王杰希这边衣服都做完了,她还没问完。

这下王杰希明白喻文州为什么受得了黄少天了。

 

闲着也是闲着,王杰希又顺手缝了个帽子,还把裤子也裁了做披风。最后等到他琢磨着缝个裙子的时候,喻文州终于打完了电话。

“穿衣服,吃饭。”

“嗯……”喻文州翻身坐起,乖乖地往身上套衣服。

 

萌。

王杰希捂着心口,转身去拿猫饭。

“饭是做给小鱼吃的,你要是嫌没味道就加点这个。”王杰希摇摇手里的妙鲜包,然后在饭上插了两根牙签给喻文州当筷子。

“可是……为什么不能吃正常食物?我觉得我现在还是一个人。”喻文州嘟囔着。

王杰希看他不服气,从抽屉里拿出了逗猫棒。

 

喻文州盯着逗猫棒咽了下口水,努力克制着扑上去的冲动。

尊严……要有尊严……你是蓝雨的队长……

 

不过,喻文州的小手还是无法克制地摁在了逗猫棒上。然后,他乖乖地拿起牙签吃猫粮去了,还拌了小半袋妙鲜包。

“好吃吗?”王杰希忍着笑问。

“嗯……”蓝雨队长低下了头。

“吃饱了就活动一下,我去和微草的大家说明情况,回来带你出去买东西。”王杰希摸摸喻文州的头,把猫食碗带走,还扯了张纸巾给喻文州擦嘴。

 

喻文州听话,跳下了床在屋子里散步,一边走一边想昨天晚上遇见的猫鬼。

其实刚才他对王杰希有所隐瞒,坐在那等猫吃罐头的时候,他和猫说话来着。

 

准确来说是自言自语。

“等你吃完这个罐头,帮我做个决定好不好?”

喻文州摸着那只猫的头,笑得特别温柔。

“我很想去找一个人,想了好几年了,但又一直没有勇气。看你和我挺有缘的,要是你吃完对我‘喵’两声,我马上就去买机票,怎么样?是不是有点随意了,要不然还是三声好了……”

 

喻文州知道自己大半夜坐在路边和猫说话傻得不行,但是一直憋在心里难受,还不如说说,万一这只猫真的“喵”了三声呢?

不过,万万没想到,这只猫吃完了罐头不仅对他“喵”了三声,还把他给送到了王杰希身边……机票都省了。所以说现在的情况就是,这只猫实现了自己的愿望,所以把自己的人类身体带走了?

 

喻文州想到这的时候,客厅突然传来好几声惊呼。

就算微草的大家都会成精,那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像王杰希一样镇静的。

 

一大帮人乌央乌央地冲进了王杰希房间。

“你们好……”喻文州顿时觉得自己无比渺小。

“天啦!还有猫耳怎么这么萌啊!不过你这衣服是怎么回事……队长怎么把睡衣给剪了!小衣服找我要啊!”柳飞一边说着一边摸喻文州的头。

 

尊严……我不可以就这么沦陷……喻文州努力克制着。

可是,摸头,好舒服。再……摸摸……

 

“柳飞,太失礼了,快放下喻队。”王杰希被挤在门外,心情很不好。

“我错了……可是喻队太可爱了,比小鱼还可爱。”柳飞十分不舍地放下喻文州。

小鱼。队长你这名字起得不错啊。有着八卦之心的微草队员此时已经忍不住互相交换眼神了。

 

“我现在带喻文州出去一趟,你们不许把这件事外传,也不许在家八卦。”王杰希严肃地说道。

“是——队长放心——”大家一边答应着一边偷瞄喻文州。

 

王杰希看这些人贼心不死,抄起门边的灭绝星辰(官方送的纪念品)就开始赶人。

“王队好凶。”喻文州笑。

“胡闹。”王杰希打开衣柜,开始脱衣服。

脱……衣服……王杰希的手顿了一下。喻文州在身后看着呢,这样好吗?

“王队,我已经捂住眼睛了。”喻文州两手交叠着挡在眼前。

 

根本没捂上。

不过王杰希也没回头确认,一边脱一边和喻文州讲起了猫鬼的故事,喻文州坐在那专心看、专心听,算着王杰希要转过来了,赶紧把眼睛捂好。

“还有什么想问的吗?”王杰希打开抽屉找墨镜。

“有啊。”喻文州拿下手笑着说,“刚才我就在想,今天早上王队看到我的时候有些意外,但对于我变成猫这件事并不吃惊,还马上就想到应对办法了;柳飞手里有现成的小衣服,王队却要坚持用自己的衣服裁一套;给我喂猫粮之前连试都没试知道我有猫的习性,一段猫鬼的故事讲得比我百度到的还详细,王队可不像是个普通电竞选手啊。”

 

王杰希笑着戴上墨镜,然后一步一步向喻文州逼近。

“喻队不是也有事情瞒着我吗?你没有邀请猫鬼回家却变成了现在这样,就说明你和猫鬼有交流,而且在交流的时候被它抓住了弱点,所以才失去了人类的身体。”

喻文州镇定地坐在原位,一点也没有被他这样吓到。

“要是王队能解答我的疑问,我也不打算瞒着的。”

“刚才偷看我换衣服也不瞒着?”王杰希隔着墨镜瞪他。

 

喻文州的脸一下就红了,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好了,对我疑心这么重干什么,该告诉你的我都会告诉你的。”王杰希摸着喻文州的头。

“那……你。”喻文州小声说。

“你确定要听?很长的。”

喻文州认真地点头。

   

算了,也是个好机会,毕竟他以后是想追求喻文州的,早点交代了也好,省的到时候把人吓到。

于是王杰希坐到床边,严肃地讲了起来,而且一讲就是一个小时。

“其实,我原本是大山深处一颗包治百病的王不留行……”

 

喻文州的三观。F5、F5、F5。

 

信息量太过巨大,喻文州消化了好久好久。

王杰希不是人……微草的都不是人……微草是驱鬼师的业界标杆,转会过来的他们也不放过。等等,方士谦和袁柏清难道都是精分……我们到底在和一群什么样的人打比赛?!

侧躺在移动猫笼里的喻文州开始怀疑人生,啊不,猫生。

 

王杰希这时已经提着猫笼来到了菜场门口,准备给喻文州买点好吃的补一补。毕竟,他今天受的刺激太大了。

“小喻,你还好吗?”王杰希隔着移动猫笼问。

“喵……”喻文州生无可恋地甩甩尾巴。做人没意思。

 

糟糕,这孩子不想做人了。王杰希赶紧找个僻静的地方把喻文州放出来看看。

听完那耗时一小时的故事以后,喻文州只说了一句话:“我想静静”,然后,就钻进了猫笼里躺平。

“喻队,我给你做白斩鸡……你醒醒。”王杰希戳戳喻文州的肚子。

“嗯?”听到了“白斩鸡”三个字的喻文州突然精神起来,但是看了王杰希一眼以后,觉得他只可能给自己吃妙鲜包,就又躺回去了。

不过……妙鲜包也挺好吃的。

“好吧,其实是白煮鸡,白斩鸡有调料,不能吃的。要么我做鱼给你吃?”王杰希问。

 

鱼!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个字就很饿!

不对,这都是万恶的本能……尊严……尊严呢?你是蓝雨……哦算了管他呢。

 

“好。”喻文州回答。

食物可以化解一切矛盾。

中午,一碗鱼饭,一碗鱼汤,彻底征服了喻文喵。

 

“喻队还满意吗?”王杰希笑着收走了完全空掉的两只碗。

“满意……”喻文州十分不情愿地承认了这个事实。

“一会儿我们去图书馆,查查怎么驱散猫鬼,我的记忆不一定准确。”

“好。”

然后,王杰希就刷碗去了,喻文州染了猫的习性,吃饱犯困,没过一会儿就趴在王杰希床上睡着了。王杰希还想在去图书馆之前问问他到底和猫鬼说了什么呢,这下问不成了。

 

图书馆不能带宠物,所以就不能把喻文州明目张胆地放在猫笼里,放在家的话,王杰希还不放心,不然今天也不会拎着他去买鱼。

最后,王杰希拎着个蛋糕盒出门了,还扎了彩带,导致图书馆门口的管理员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

 

“五月五日自死赤蛇,烧灰。”

“腊月死猫头,烧灰。”

 

找了半天,只找到两条看似很不靠谱的记载,不过对于驱鬼师来说,这才是真正的方法。

脚下的盒子动了动。

王杰希赶紧把这两句话所在的段落拍下来,然后抱着盒子冲到卫生间去。

 

“闷。”喻文州钻出来,趴在王杰希肩上。

“我们马上就出去,再忍一小会儿,我带你去公园钓鱼。”王杰希拍拍他。

 

门外突然传来脚步声,王杰希一着急,手忙脚乱地把喻文州塞进了卫衣里。

进门的男人一脸狐疑地看着王杰希,看得他心好累。

……总比让喻文州上头条要好。

王杰希默默地捂着肚子,拎着蛋糕盒出了卫生间,另寻僻静处将喻文州装盒。

 

再次被放出来的时候,喻文州“蹭”地窜进蛋糕盒,脸红得像是被煮过了一样。

王杰希笑笑,拎着他走出图书馆。

 

 

“喻队,你还没坦白呢,你都和猫鬼说什么了。”

王杰希坐在公园的僻静处,旁边摆着水桶、饵、喻文州。

早上做的帽子和披风都派上了用场,喻文州现在可以趴在蛋糕盒里随便动,就算有人路过,也只会认为他主人口味独特。

“你猜呢。”喻文州小声说。

“我已经猜了很多了。”

有最好的、最坏的、最自恋的。

“那你有没有猜到我是来找你的。”喻文州问。

“有啊,那是最自恋的。”王杰希提竿,钓上来一条特别小的鲫鱼。

 

喻文州不说话了,趴到水桶边看那条小鱼。

“不能生吃。”

“喔。”

“饵也不能。”

“喔……”

 

两人都不说话了。

王杰希以为猫鬼看中了自己的灵力,还知道自己喜欢喻文州,才把喻文州变成了猫送过来。可结果呢,是喻文州先和猫鬼说的想来找自己表白……

这猫鬼什么时候兼职媒婆了?

 

“你知道的,我是一颗王不留行。”王杰希说。

“你知道的,种族不是问题。”喻文州摇着尾巴。

好家伙……种族都不是问题。王杰希手一抖,吓跑一条鱼。

“那什么才是问题?”

“只要你愿意,什么都不是问题。”喻文州索性把话挑明。

 

好吧,今天晚上要好好谢谢猫鬼了。王杰希伸手摸摸喻文州的头。

鱼又跑了一条。

 

 

晚上,喻文州吃的还是猫饭拌妙鲜包,因为下午钓的鱼都太小了。

“最后一顿猫粮了,好好珍惜吧。”王杰希在屋子里摆起了阵法。

那时候王杰希没料到,喻文州恢复为人形以后竟然会成为妙鲜包的粉丝,还和家里的小鱼抢着吃。

 

“好的。”喻文州把早上没吃完的大半袋倒进了猫饭。

 

这只猫够馋的。王杰希摇摇头,把书上要求的死猫头摆在了屋子中央,等喻文州吃完了就开始召唤那只猫鬼。

咚咚咚——敲窗声。

喻文州马上放下牙签跑到王杰希身后,耳朵都竖了起来,

王杰希摸出一张符,慢慢走到窗边。

 

一只左前爪受了伤的黑猫。

王杰希打开窗锁,把它放了进来。

 

“真是艺高人胆大呀喵。”

不请自来的猫鬼“嘿嘿”笑着。

“多谢您把他带来。”王杰希挥出那张符,把猫鬼的左前爪包了起来。

“不用不用,我这也是为了治好爪子喵,王不留行大人以后也要多多关照呀喵。”猫鬼挥挥爪,跳上桌子示意王杰希把耳朵伸过来。“这位小哥呢只需要喝一口这个这个和这个混在一起的药,然后再这样这样这样就可以恢复人形了喵。”

 

“这个这个这个”王杰希知道,是三样草药,可是“这样这样这样”是什么?

王杰希思索的时候,猫鬼跳下桌子,跑到喻文州面前。

“小哥,昨天谢谢你呀喵,那时候我饿得不行了,要是你不给我买吃的,我就要吃你啦喵。”

背后射来刀子一样的目光。

“开玩笑啦喵!好人有好报的喵,祝你们幸福呀喵。”

“谢谢……”喻文州第一次看见会说话的猫,三观又刷新了一遍。

 

猫鬼擦擦头上的冷汗,又从来时的窗户跳了出去。这个地方它也不敢久留,万一有别的捉鬼师出来了怎么办?这中草堂里不是所有人都像王不留行大人一样通情达理的。

能在中草堂里转了一圈出来,足够拿出去吹个十年八年的了。

 

“我去给你熬药,乖乖等着。”王杰希把喻文州抱上床。

“喝药就可以了?”

“嗯,它没有诅咒你。”

 

或者说是不敢诅咒你,不过我不敢冒险,所以把该做的保护措施都做了。

王杰希熬着药,突然觉得不是很想让喻文州变回人,因为猫耳和猫尾巴实在是太可爱了,可是如果让他一直当一只小猫……好像会很不方便。

走神的时候,熬好了。

算了,没有猫耳也很好。

 

“文州?”

王杰希端着药进屋,发现喻文州钻进了被里,小衣服整整齐齐地叠放在桌子上。

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对的,毕竟一会儿要变回人形。

“起来喝药。”

“嗯。”喻文州一点点蹭到床边,接过小杯子的时候还不忘抓着被子,刚一喝完就又缩了回去。

害羞了。

王杰希微笑着拿回空杯子,然后看着被子里的团一点点变大。

 

恢复人形的喻文州探出头,伸手摸摸头顶。

“咦……?!”

 

王杰希知道什么叫“这样这样这样”了。

“耳朵在……尾巴也在……”

“挺好看的。”王杰希笑。

“可……我总不能一直……”喻文州觉得人生一片黑暗。

“别怕,有办法的。”王杰希摸摸他的头。

“什么办法?”喻文州有不详的预感。

 

王杰希笑了一下,凑到他的耳边。

“你猜?” 

      

                                                                                             —END—


接下来发生什么,靠猜。


评论(23)
热度(220)

© 酆涅子 | Powered by LOFTER